虽然心中已下好决定,要管下此事,但如何去管,却是一个难点。

    本来依他的性格,肯定是直接上门将那胡小四做掉了事,但问题的关键,他现在扮演的并不是他自己,而是一个已当了十年和尚,才刚刚还俗的曾经僧人。

    平时不慎露出点小马脚,还可以遮掩一下,若此事就这么大马金刀杀过去,不惹人怀疑才怪。

    因此,如何报仇还需要从长计议,把小灰叫过来,嘱咐他在医馆照顾兔生和三儿后,穆川自己先回去了。

    第三天,穆川又抽空来到了医馆。

    兔生和三儿的伤势已经好转了不少,见到穆川过来,立刻感激地道谢。

    穆川安慰了一会儿,嘱咐他们在医馆好好养伤,而这时候,小灰朝着他使了个眼色,穆川便跟着他来到了一个偏僻的角落,避开了兔生和三儿。

    “远游哥,有件事情我不知道怎么跟兔生和三儿说,他们两个...已经被下武院开除了...”小灰语声低落地说道。

    穆川沉默了一下,缓缓道:“那就先不要说了,不管有什么事情,先等他们两个伤势痊愈好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希望这事别被传回乡里,不然的话……”小灰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兔生和三儿的父母穆川也见过,是很传统的朴实农民,若是让他们知道,自己的儿子去城里学艺,不仅没学成,反而因为偷盗被开除出武院,一不小心气出什么病来可就糟糕了。

    “这些银两给你,把债还了,再去买些补品给他们两个补补身子。”穆川递过去一些银子。

    “远游哥,这……”小灰犹犹豫豫的。

    “行了,拿着吧。”穆川把银子塞进小灰手里,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,说道,“我一会儿还有课,先走了,另外,你让狗子把活辞了,专门去盯睄胡小四的行踪,他每天什么时候会去什么地点,我要事无巨细地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远游哥,你是想?可是那胡小四毕竟是胡家的人,咱们就这么算了吧,别去招惹他了。”小灰虽不甘心,还是咬牙说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有分寸,不会明着出手,但既然他打了我的兄弟,不管他是谁,我都要让他十倍还之!”穆川的眼中闪过一丝杀意。

    第二天,穆川又继续在武院的日常生活。

    胡小四的事情他打算先放几天,等狗子摸清了他的行动轨迹,他才好方便制定计划。

    不管是借刀杀人,还是让那胡小四发生意外,区区一个外家武者,他有的是办法整治。

    这一天晚间,兄弟四人来到了武院之中一家口碑比较好的酒楼,得月楼。

    “豪弟,什么事这么开心,这得月楼虽然比不上武院之中,最好的那几家酒楼,但对我们中舍生来说,也是档次比较高的地方了,今晚请我们来这里吃饭,不是让你破费了?”

    四人上了三楼,在靠里的一侧坐好了,穆川看着满面春风的朱豪,笑问道。

    李笑和许明航似乎早已经知道原因,只是在一旁乐呵呵地点菜。

    “远游哥,你昨天不知道去哪了,我回来的时候你恰好不在,今天我可得好好给你道一下喜,弟弟我啊,在武院中接了个好活儿。”朱豪得意地笑道。

    “哦?不知是什么活,我记得你之前是在武库保养和整理兵器,一个月能得十两银子,任务不算重,十两的收入也不错,现在的比这个还好?”穆川饶有兴致地问。

    “那当然了,我这个活,虽然一个月武院只下发五两的报酬,任务也更加繁重,但是额外的收入可就远非保养兵器可比了。”朱豪更显得色。

    “哦?”穆川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“豪弟,你就别吊远游的胃口了,我可是听说你这刚上工第一天,就发了笔小财?”李笑在一旁调侃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别说,那些上舍生就是阔气,我现在接了给上舍生跑腿的活儿,结果这第一天,就有个师姐赏了我见面礼,那可是足足十两小费呢!”朱豪大笑道。

    只是,听到这话,穆川脸上的笑容却渐渐冷淡了下来。

    跑腿这活儿,他自然也知道,就跟下舍的师弟,会来这中舍区域跑腿一样。

    比如上次有他的私人信件,就是一位下舍的师弟送来的,因为这属于份外的活儿,他再遇到那位师弟,给他些答谢的跑腿小费也实属正常。

    中舍生给上舍生跑腿,自然也是同样的道理,只是……

    “豪弟,这上舍生出手虽然阔绰,但是我可听说,他们有些人,可着实不好伺候啊?”穆川语声担忧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远游哥你放心吧,我知道你的意思,但弟弟我什么苦没吃过,三岁给人放牛,五岁下田干活儿,七岁包揽家里所有杂务,上舍生就算脾气暴,但不管有什么委屈,我都能承受下来,只要他们给的报酬够高。毕竟,弟弟我也不能老依赖哥哥们的接济。”朱豪叹气道。

    “豪弟你说得这什么话,笑哥我可不爱听了。能在这武院相识,那是一场莫大的缘分,我心里已经把你们当亲兄弟,怎么还跟我这么见外!”李笑听到这话却不乐意了,拍起桌子瞪了朱豪一眼。

    朱豪苦笑了笑,却摇摇头没有接话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别说这些了,不管怎么说,豪弟能找到一份儿趁意的零工,做哥哥的自然为你感到高兴,来,兄弟们走一杯。”许明航在旁微笑着打了圆场,并举起了酒杯。

    “我还是老规矩,以茶代酒。”穆川则举起茶杯。

    “我先干为敬!”李笑首先一口酒闷掉。

    觥筹交错,气氛一下子热烈起来。

    兄弟四人轮着聊起武院中的各种趣事,满面红光,欢声笑语不断。

    不知酒过多少盏,突然,李笑把手中正准备倒酒的酒壶往桌上一砸,整个人闷闷不乐起来。

    其余三人尽皆一怔。

    “笑哥,怎么了?”朱豪不解地看向他。

    李笑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许明航则似乎注意到了什么,干咳一声,向着某个方向努了努嘴。

    穆川和朱豪扭头往那个方向看去,一怔之后顿时心下了然。

    三楼走上来两个人,正是牧雪君,万流云,两人紧挨着走在一起,神态亲密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