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反正都吃得差不多了,走吧。”

    几人面面相觑了一眼,许明航开口道。

    穆川和朱豪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其实这桌酒菜也就刚吃了一半,但是没想到那万流云和牧雪君也恰好来这里用餐,看李笑那样子,他们心知肯定是没有任何胃口了。

    穆川和许明航一左一右,硬架着李笑离去了,朱豪则取出早已准备好的布袋,把没吃完的饭菜很小心地打包好。

    虽然现在手头阔绰了,可过惯贫寒日子的他,还是见不得一丁点的浪费。

    “雪君,你看那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已经落座的万流云也注意到了这一幕,指着他们的背影道。

    “流云哥,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牧雪君却不在意地笑了笑,取出手绢,开始擦拭筷子。

    李笑的房间中,穆川和许明航两人合力一甩,像扔死猪一样将李笑扔在床上,看着他直摇头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儿,朱豪也到了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女色误人啊...”穆川叹息一声,双手合十,宣了声佛号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除了躺在床上死人一般的李笑,朱豪和许明航都投过来一个怪异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远游哥,你不是还俗了么,怎么又说起和尚这套。再说了,大家都不娶媳妇儿,人类不是要亡了?”朱豪耿直地说。

    “停停,我可没说让李笑不娶媳妇,只是,我佛门之中讲究一个缘法,既然无缘,又何必强求,换一个不就好了?”穆川打断道。

    “远游,不是我说你,什么叫换一个就好了?一看你就没喜欢过别人,等你什么时候真心喜欢上一个人,你就会知道,那是一种多么难以割舍的感觉,岂是你说放下就放下的?”许明航翻翻白眼道。

    穆川眉毛颤了颤,有心反驳,但他发现自己确实也没什么发言权。

    “明航哥,你好像很有经验似的,要不你仔细说说,喜欢别人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感觉。”朱豪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去去去,在武院不好好练武,竟琢磨这些做什么?这点远游说得对,女色误人,尤其你年纪最小,更要小心不要误入了歧途,明白了么?”许明航板着脸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问问而已,我明白了还不行么...”朱豪苦着一张脸,委屈地道。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这时候,李笑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,握紧拳头狠声说,“我不甘心就这么算了,武院的生活也只是刚刚开始,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,我还有机会,我决不能就这么把雪君让给那姓万的!”

    “你有这觉悟也好,有时间多练练武,争取在正面的决斗中,能稳胜那万流云一头,这样你的赢面就大了。”穆川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这...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李笑却面露出难色,说,“想武艺胜过那万流云,恐怕还真不容易,上次咱们辰院不是举行了一场内部的演武交流,那万流云的武艺可是公认的第一,不仅根基深厚,而且倚仗他家传的那门二流内功《真羽劲》,我的三流内功面对他劣势太大。”

    “喔?那我劝你还是尽早放弃牧雪君吧,若连战胜万流云的信心都没有,你又凭什么和他争?”穆川嘴角露出一丝哂笑。

    “武学修为并不能代表一切,就像我父亲的经商之路,早年也曾遇到过几个强大的对手,一度将他压得喘不过气来,可倚仗着一些非常规的手段,最后笑到最后的,却是他。”李笑自信道。

    “笑哥,你说的所谓非常规手段,不会是要……”朱豪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,小声说。

    “如果到最后,我注定是一个失败者,那么,这也不失为一个有效的手段。”李笑的眼神中冒出一丝狠色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语声中蕴藏的那丝寒意,朱豪张大了嘴,许明航眉毛紧皱,穆川则挑了挑眉,然后缓缓说:“你怎么对付万流云我管不着,但是,虽然我不喜欢那牧雪君,但我建议你最好不要用强,不然咱们两个这兄弟可没得做了。”

    李笑抬头看了看穆川,在他认真的眼神下点了点头,道:“我答应你,不会那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时候也不早了,我先回去了。”穆川说着,便自己一个人先离去了。

    等穆川走后,朱豪抓了抓头发,问道:“我有些不懂,既然远游哥不喜欢那牧雪君,为什么还这么偏向她,反倒是对那万流云不管不顾?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难以理解的,人性本色,男人天生就具备怜香惜玉之心,远游虽然当过和尚,但到底抵不过男人的天性,偏向女性,尤其还是雪君那么美的女性,有什么稀奇?”李笑理所当然地答道。

    “是么?可我感觉远游哥不像是好色之徒,来武院这么长时间了,我就没看见他做过什么多余的事情,每天回来,不是练武,就是读书习琴,哪像你,看见模样俊俏的女孩子家就走不动路。”朱豪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走不动路,我那叫欣赏,懂不懂,懂不懂!没有我去欣赏,女人就算生得再好看又有什么用!远游那是才刚刚还俗,你看吧,等时间长了,我就不信他还能忍住对女人不动心!”李笑呲牙咧嘴地说。

    “李笑,你就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,你以为谁都跟你那么好色。”许明航不以为然地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明航哥,你是怎么看的。”朱豪转头看向许明航。

    “我是这么理解的。”许明航沉吟一下,解释道,“就像两个国家争夺一座城池,不管这城池最后归谁,两国的兵马都不应该屠戮城池中的百姓,因为百姓是无辜的。放到这件事上,李笑和万流云就如同是那两个国家,而牧雪君则是这座城池。”

    “明航哥你这么一解释,我就全明白了。”朱豪恍然地一拍大腿,叹道,“还是远游哥讲道义,不愧是修行过的人,哪像笑哥,一肚子坏水,争不过别人就开始琢磨怎么使坏。”

    “去去去!小孩子懂得什么!回去睡觉!”李笑恼羞成怒,抓起床上的枕头就向朱豪猛丢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笑哥我错了!我这就走!”

    讨饶声中,朱豪拉着摇头失笑的许明航狼狈离去了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