数日之后。

    当穆川再次来到医馆,兔生和三儿的伤势已经基本痊愈,不过看他俩的神情,却满是沮丧的样子。

    在穆川询问的眼神下,小灰无奈地点了点头,看来他俩已经得知自己被武院开除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有什么打算?”穆川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原想着在武院好好修炼,早日进阶内家,将来做一个武官,可现在全完了。”兔生不甘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爹娘还指望我出人头地,光宗耀祖,可现在混成这样,我真的没脸回家。”小灰苦笑。

    “远游哥,你有什么好的主意么?”小灰期待地望向穆川。

    穆川沉吟一会儿,慢慢说道:“依我看,那下武院也没什么好待的,很难学到真正的东西,你们看这样如何,我给你们两个找一部合适的内功,你们两个就在这成丨都府中租一个房子,勤加修炼,一旦等你们两个进阶了内家,一切对你俩的置疑和否定,到时自然会消失不见。”

    兔生和三儿瞬间眼睛放光,可旋即想到了什么,迟疑道:“远游哥,你是要将上院中的功法教给我们么,可是,我听说,上院教授的武功是不能私相传授的,如果我们两个靠你给的功法进阶了内家,一旦武院追查起来,你恐怕难逃其咎。”

    穆川淡淡一笑:“我说给你们两个找一部功法,可没说是要从上院找,其实我的意思,是由我给你们两个编一部功法,到时候,在修炼之中遇到什么难题,找我询问便可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们编一部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三儿、小灰尽皆一怔,小灰也惊讶得瞪大了眼。

    “怎么?信不过我?”穆川将脸一板。

    “不,不是,只是没想到远游哥的武学素养这么高,刚进武院三个月,都能...自创功法了。”两人面色一尬,连忙否认。

    穆川注意到,两人明显还在怀疑,不过他也没有介意。

    毕竟,自创功法本身就难度极大。如果他自创的是外家功法,民武,甚至是三流的武招,两人或许都会信任,可偏偏,他要创的是最难的内功。

    就算是最弱的三流下乘内功,创造难度都要创过二流的普通武学,而穆川自己都只是一个三流高手,也得亏听到这话的是兔生和三儿,对他有着感激和崇拜之情,换成别人肯定以为他疯了。

    穆川当然没有疯。

    自创内功的难点,就在于他难以检验。

    换成普通高手,就算绞尽脑汁思索出了一门功法,可又有谁敢练呢?

    一本凭空造出,没有任何成功经验的内功,恐怕第一个去修炼的,就算能侥幸不死,也得落个走火入魔的结局。

    一般而言,像三流的内功,只有一流及以上高手创出的,才是让人信服的,他们超卓的武学见识,使得他们在创造三流内功时,就自然而然地规避了潜在的危险。

    如果换成二流及以下的高手自创,那么不经过大量牺牲者前仆后继地亲身试炼,是很难完善的。

    穆川依仗的自然是“万法不能祸”的《镜花水月功》,就算创出的真有什么问题,他自己多模拟着运行几遍也很容易发现。

    他这样一个永远不会受伤的试功者,如果让一些武学狂人知道,少不得要把他抓起来供自己研究武功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远游哥还会坑害你们不成,我在上院中跟一个一流修为的老教授很熟,到时候,我创造出内功,会请他帮忙把关,修改其中的缺陷,肯定不会有问题的。”穆川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就放心了,辛苦远游哥了。”兔生和三儿听到这话,明显是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一个老教授的头衔,还是蛮好使的么。

    穆川心中暗笑。

    “远游哥,你给兔生和三儿创的功法,我能不能修炼?”这时小灰也露出了意动之色。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能不能的,你想练练就是了,不过你们可能得等一段时间,毕竟想创一门内功不是易事,而且创出了也需要时间修改和完善。”穆川道。

    “多少时间我们都等得起,下武院那些破烂功法,我们早就受够了。如果有远游哥来教我们练功,相信我们一定能步入内家!”三上的脸上都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“噔噔”,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,是虎子来了。

    “远游哥,我正要找你汇报呢,胡小四的行踪,我已经摸得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名字,三人脸上的笑容立刻冷淡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胡小四这恶贼,当初在武院里欺负小兰,我们几兄弟打抱不平,却被他倚仗暴力欺辱,结果二牛终身残废,兔生和三儿被武院开除,我和虎子也只能无奈地活在痛苦之中,每一时每一刻,我都恨不得将他全身的肉都撕碎去喂狗!”

    小灰愤怒得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小兰,是下武院的女武生,跟他们五人结识后,因为勤劳朴实,人也善良,有时还会帮他们洗洗衣服什么的,很受他们五个的喜欢,只是没想到,因为模样还不错,却被那胡小四无端调戏,五人挺身而出,却因修为薄弱,不敌之下,落了个惨局。

    “你们放心,我答应你们,这胡小四不会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。”穆川安慰了几人一声,然后冷冷地道,“虎子,你把你掌握的情报都说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胡小四,虽然在胡府地位不高,但其兄胡小二却是胡府二公子胡彦诚的贴身长随,在其兄的安排下,让他进入了下武院修炼,以期能光耀门楣。不过这胡小四一来到下武院,就开始目中无人,倚仗着其背后的胡家作威作福,不仅欺男霸女,还勒索钱财用来挥霍,这几日,他每晚都会去城中的一家青楼,秀枝坊……秀枝坊的方位,就在……”虎子道。

    “很好,正好现在天色已晚,我这便去收了那胡小四的狗头。”穆川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远游哥,用不用我们……”虎子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,你们在这歇着就好,区区一个胡小四,我收拾起来,不费吹灰之力。”穆川信步便出了门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他还真没把这档子事放在眼里,二流高手他都杀过不少,何况一个区区的外家汉。

    也就是因为在成丨都府,他有所顾忌,不然连打探消息都用不着。

    就当是一次热身吧。

    简单地易了容,穆川便伪装成一名普通的嫖客,进入了秀枝坊。

    不过让他意外的是,正主胡小四还没找到,倒是让他发现了一张似曾相识的面孔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