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下面,有请我们秀枝坊的红怡姑娘,登台献舞。”随着那龟公一声尖嗓子的吆喝,整个秀枝坊都沸腾了。

    “红怡,红怡!”

    “红怡,红怡!”

    台下的众多嫖客,不管是来自哪行哪业,也不论年纪老少与否,都在为这个名字欢呼。

    而登上台的献舞者,果然也拥有一副惊人的美貌。

    白得腻人的肌肤,勾人的杏眼,烈焰一般的胭脂红唇,高耸的丰胸在妖娆的舞姿之下绽放出一种极致的魅力。

    几乎所有的男人都在这炫目的魅力之下迷醉。

    穆川却并没有。

    只因眼前的这一幕,勾起了他以往一个不好的回忆。

    那还是在嘉定府的时候,他准备出手刺杀泸西侯和嘉定兵马都监的公子,结果被一场舞蹈迷惑,失了心神,如果不是被妹妹的呼唤喝醒,恐怕在那等失神的状态下,任何一个人都能轻易结果了他。

    这眼前的一幕,与当初在宝红楼的见闻是何其相似!

    而且,这上场献舞的红怡姑娘,与当初那宝红楼的花魁晴萱,也有着不少共同之处。

    一样的舞技精湛,一样的面容出众,那性感诱人的身段更是普通姑娘所绝不能拥有的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长相确实不同,穆川甚至会以为她俩就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当然,也有可能确实就是一个人,只不过易容术高到让穆川看不出一点破绽的程度。

    穆川心中暗暗思忖:

    不管如何,我还是警惕一点为好。如果她与那晴萱是一个人,因为见过之前的我,我的身份就有被暴露的风险,不能大意。如果不是,这红怡也有很大可能是晴萱的同门师姐妹,魔门弟子喜怒无常,我还是尽量避开。等我灭了胡小四,就赶紧离开这秀枝坊,以后尽量也别来了。

    穆川观察了一下四周,虽然想先离开,但这时候别人根本没有迈动脚步的,如果就他自己一个人先离席太明显了,所以他还是按捺住了躲避的想法,将自己伪装成一个色迷心机的普通嫖客。

    过了不知道多久,那舞台上的美人早已离去,可台下众人还是意犹未尽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红怡姑娘美啊,真是太美了。”

    “此舞只有天上有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能跟红怡姑娘共渡春宵,就是让我减寿十年也愿意啊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都在议论,为了不让自己显得异常,穆川也装模作样地感叹道:“好一个美人,不知道一晚上要多少钱?”

    岂料,他此话一出,邻桌几个听见的嫖客瞬间向他怒目而视,有一个粗鲁的更是脱口就骂:“好个泼才,红怡姑娘可是清倌人,卖艺不卖身,你再污言秽语,小心我打碎你的狗头!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,小弟初来乍到,失言了失言了。”

    注意到这边的动静又引来了不少人的目光,穆川连忙赔笑,息事宁人。

    那几人哼了一声,没再理他。

    穆川垂下头,佯装喝酒,聚集在他身上的视线很快就全散了。

    他心中暗忖:

    没想到,那红怡的人气倒是颇高,随口说了一句,倒差点引起麻烦,我还是低调一点好。不过,那胡小四怎么还不来?难道今天不来了?

    临时取消行程倒也有可能,就在穆川一边等待,一个琢磨是不是改日再来的时候,出现在门口的一道身影让他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八字眉毛,小眼,大鼻,暗黄皮肤,身高五尺三,体型偏瘦,没错,就是此人!

    这胡小四明显刚喝过酒,和另一个醉汉勾肩搭背,七扭八歪地走了进来,这时有姑娘看见,上前招待,他一把搂住那姑娘的腰,在她脸上吧唧了几***笑着道:“嘿嘿,还是我的小蜜桃对我好,走,陪胡爷去乐呵乐呵。”

    一边走一边不住揩油,胡小四拉着那姑娘往楼上去了,他的同伙也在另一个姑娘的服侍下,紧随而上。

    穆川心道机会来了,猛地站起身,拉过身边陪酒的女子,强忍着那股让他反感的浓重脂粉味,就拽着她也往楼上去。

    “爷,你慢点。”那女子不依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我等不及了。”穆川一边色欲上身般地应付着,一边在心中琢磨暗杀的计划。

    那另一个人,应该就是虎子所说的,胡小四的最大帮凶兼打手,牛科。

    不如我就制造一起两人酒醉之后争风吃醋,结果牛科失手将胡小四杀死的情景。

    具体的布置方法,应该是……

    正在穆川思考的时候,胡小四走进一扇门,里边很快穿出撕扯衣服的声音,牛科也带姑娘走进了旁边的一扇房间。

    记好这两人的位置,穆川拽着身边的姑娘没走多远,也挑了一个无人的房间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甫一进门,穆川便斟了一杯酒,还趁着那姑娘不注意,洒了点蒙汗药进去。

    “今日与姑娘相识,实在是小生我三生有幸,来,我敬姑娘一杯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经过穆川藉各种由头,持续不断地劝酒,那姑娘再大的酒量也扛不住这其中渗入的蒙汗药,没过一会儿便醉了过去。

    将其扔入床上,用被子盖好,穆川准备开始行动。

    谁知这时候,一声带着魅惑的娇笑声蓦然响起:“这位公子,如此良宵,自当珍惜,这般匆匆离去,岂不辜负了美人心意?”

    “谁!”穆川顿时一惊,一边戒备,一边冷冷回应道,“偷窥别人好事,如此宵小行径,似乎更令人不耻吧?”

    “下药迷惑弱女子,难道就是君子行径喽?”那娇笑声又再起响起。

    穆川眉毛微微一皱。

    没想到,他使用蒙汗药的一幕,竟然落入了此人眼中,这房间中,必定是有偷窥的孔隙无疑。

    就在穆川四下搜索那孔隙的位置时,那女声又道:“公子这么想见奴家?也罢,雯儿,你去请公子过来。”

    没过一会儿,房间响起敲门声,一俏丽的小婢走了进来,微微福了一礼,脆声道:“红怡姑娘请公子前去相见。”

    沉默了一下,穆川还是迈动步伐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既来之,则安之,既然躲不过去,就让他好好看看,那所谓的红怡姑娘究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好了!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