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有人来,就由妹妹装扮成户主的模样,搪塞过去,倒也没出什么纰漏。

    没人来的话,妹妹会来打下手,所以穆川挖掘的速度还是蛮快的。

    不出数日,就已竣工。

    当通过地道,进入牧宅的密室后,饶是穆川已经有所准备,也不由神色一震。

    这一个密室中,竟然整齐地摆满了二十多口箱子。

    打开一看,珠宝首饰,古玩玉器,真金白银,各种名贵之物,一应俱备。

    “这牧金,不愧是成丨都府有名的大奸商,竟然拥有这么多财产!”穆川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成丨都府不愧是剑南首府,一个商人就这么富得流油,那些贪官污吏,简直不敢想啊……”穆湄也讶然说着。

    “贪官污吏,暂时拿他们没办法。成丨都府不仅有重兵把守,高手也是无数,以咱们这点修为,出手太过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现在没法出手,可以等以后么,等咱们两个修为高了,就将这成丨都府的贪官污吏给好好地屠一屠,估计哥哥你准备还愿的武侯金像就有着落了。”穆湄一脸期许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那个以后再说,来,咱们先把这些箱子,一个一个地全部运走。”

    穆川走过去,捧起了一个最重的,放满纯金的箱子,塞入地道中,他自己也跟着爬进去,慢慢地推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等这二十多口箱子都弄出去,兄妹两人也累得不轻。

    “我去联络应红萱,你先在这里看着,如果有捕快追查过来,就赶紧走,这些财物再珍贵,也是身外之物。”

    又叮嘱了一句,穆川便在夜色中,赶往了秀枝坊。

    “红萱姑娘,我那边已经全部搞定了,你这边呢,准备妥当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当然,我这就安排人出发。”应红萱立刻唤雯儿过来,吩咐她去做什么了。

    其实早在两天前,穆川就已经跟应红萱打好了招呼。

    把牧金的财物搬出来容易,但是运输和存放是个大麻烦。

    成丨都府有不少巡夜的捕快,如果是大量财宝,想靠人力将它们全部挪动到秀枝坊难度太大了,不被发现才怪。

    所以穆川就让应红萱做一下接手的准备。

    不过具体怎么操作,他就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很快,应红萱也换了一身夜行衣,跟着穆川来到了存放箱子的民居。

    穆湄却先一步离开了,没有与那应红萱碰面。

    毕竟,她的存在是一个隐秘。

    包括水月阁的很多人,都不知道“黑隙”其实是两个人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?”

    看到摆满了大堂的二十多口箱子,应红萱也不由露出惊愕之色。

    她又一个个地打开了看,然后爱不释手地把玩着其中的一些金银首饰,美滋滋地笑了起来:“黑隙公子,可真有你的,奴家本来以为,你能劫走那牧金的一部分财富就不错了,没想到,你竟然直接将他的家底给搬空了,不知道他明天发现的时候,会不会气到吐血……”

    “先别高兴得太早,这些财物,要是运输的过程中,被捕快们查了,那可就前功尽弃了。”穆川却没那么乐观,有些担忧地说着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那些捕快贼精着呢,你以为他们是什么人都敢查么?”应红萱却蛮不在意。

    这时候,民居中偷偷摸进来一个人影,是雯儿。

    “师姐,都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黑隙公子,你搬上一口箱子,跟着雯儿。”应红萱看向穆川道。

    “一次一口也太慢了。”穆川却摇了摇头,直接将四个箱子摞到一块,手一用力,将它们稳稳地托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哎呀,黑隙公子,没想到你力气这么大,这样确实能快不少,来,走你。”

    应红萱眼珠子滴溜溜一转,竟把她脚底下那个装满金银首饰的箱子给抓起来,高高地抛向了穆川。

    只听“隆”的一声大响,这箱子砸在穆川手中托起的箱子摞顶端,顿时传来一股巨力,穆川手一麻,一个不稳差点将这五个箱子都摔出去。

    “应红萱!”穆川忍不住发出气急败坏的咆哮。

    他赶紧把下盘扎紧,重新平衡好手上的力道,才稳住没出丑。

    面对穆川的怒目而视,应红萱笑吟吟地道:“公子,走吧,搬货的时候记着集中点注意力,这也是一个技术活么。”

    “敢情我现在就是个苦力啊?”穆川翻了翻白眼。

    “没办法啊,难不成,公子你忍心让奴家和雯儿两个弱女子搬?这样可一点不厚道。”应红萱又作出楚楚可怜的姿态。

    穆川不由无语。

    你这个弱女子能把那一箱首饰给整个抛起来,却告诉我搬不动?

    不过穆川也很明智地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说是肯定说不过,还是老老实实搬东西吧。

    托着摞起来,比他还高出一个头的五口箱子,穆川跟着雯儿,走向了外面。

    这时,靠近街角处,正停放着一辆豪华的马车。

    马夫看到他们,招了招手,将车厢门打开了。

    穆川将五个箱子都堆进去,估算了一下空间后,才又返回了民居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看了一下,那辆马车虽然大,但顶多放二十口,有几口塞不进去。”穆川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拣贵重的先运,剩下几口搬不走也没办法了。”应红萱也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“另外,那个马车靠谱么?装那么多东西,车辙印会很深,会不会遭到捕快的盘查?”穆川忍不住又说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这可是府内大员的车,给那些捕快一万个胆子也不敢查。”应红萱轻松地说。

    “府内大员?你们揽月宗的手段可以啊。”穆川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那当然,你以为青楼是做慈善的么?不管是怎样的大员,只要掌握了他们的把柄,就能为我们所用。”应红萱得意地轻声一笑。

    到最后,确实是有几口箱子带不走,穆川只能将其中一些东西胡乱塞在身上,然后遗憾地离开。

    不过,这也足够了,当马车运到秀枝坊,清点完了这次的收获后。

    穆川和应红萱却又齐齐是一愕。

    这笔金额,确实是有些巨大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