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十万两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一个估算。

    像字画,古玩这种,浮动比较大,具体值多少还得卖出去再说。

    不过两人也都没有在意。

    毕竟作为武林人士,很少对钱财斤斤计较的。

    能让他们在意的,只有武学。

    “我自留两万两,其它的都归你,你看看,能值得多少功绩点?”穆川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算这批财物总共五十二万两好了。”应红萱也比较爽快,“所以你贡献出五十万两银子,按十兑一换算成功绩点,是五万点。”

    “五万点?有点少了吧?”穆川似乎不太满意。

    “五万点你还不知足!”应红萱噘起嘴,一副你好贪婪的样子,瞪着他道,“打劫了一个富商,都没费什么力,得五万点还不够?要知道,这回十兑一的比率,还是因为这个任务的地点是在成丨都府,在外界的话,类似的收集资金任务,你这次能得两万点就算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话,我这个五万点功绩够兑换什么?”穆川道。

    “能兑换普通的二流武功吧。比如我上次跟你说的《绿焰拳》,《白骨炼体术》。”应红萱道。

    “那先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穆川立刻打消了兑换武功的念头。

    对于现在的他而言,普通二流的武功还真没什么用。

    “对了,”穆川又想起一件事来,带着点期待,轻声道,“你们魔门有没有……曈术,可以兑换?”

    瞳术,一直以来,穆川都想弄一个,因为用处很大。

    不管是对敌还是侦察还是干别的,有一个好的眼力都能占得先机。

    “瞳术?这种功法虽然稀有,但是,我们魔门武学,恰恰擅奇专诡,所以自然也有。”应红萱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哈哈,那太好了,红萱姑娘,你就给我兑换这个瞳术。”穆川立刻大喜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是不是高兴得太早了……”应红萱捂着额头,泼冷水道,“就算是最低等的瞳术,那也是瞳术,价值远超普通武功,公子如果想兑换,先凑够五十万功绩再谈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?五十万?”穆川惊愕之下,不由瞪大眼睛道,“你确定?最低等的三流瞳术,也要——五十万?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应红萱轻轻点了点头,“眼睛,是武人最重要也是最脆弱的器官,想把功夫练到眼睛上,那是相当的不容易,所以自古以来,瞳术都是很稀有。而你想想,如果对敌之时,能够看清对手招数的动作,那能占据多大优势?放在浩劫之前,像这瞳术,你就算耗费万金也不一定能求到。现在仅用五十万功绩就能兑换,已经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啊,我潜伏在武院有重任,不然的话,我肯定得天天去屠杀那些朝廷官员和捕快赚取功绩,现在我不方便出手,看来跟这瞳术是暂时无缘了。”穆川遗憾地长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这个也不一定,比如公子要是能潜入内院,弄些有价值的东西贡献出来,功绩绝对能飞快地增长。而且我之前也说过,我来成丨都府有一个秘密任务,到时候,如果公子能起到明显作用,我私人会再赠送你一些功绩。”应红萱道。

    “那先不说这个了,你们宗门的回复到了么?”穆川转移了话题。

    “到了,并且,《残月阴缺功》的秘籍也带来了,只是……”应红萱有些难以启齿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只是怎么了?”穆川一皱眉。

    “我师门的前辈认为,《残月阴缺功》毕竟是我宗绝学,你想交易的话,之前的筹码有些不够,还得至少再加两门二流武学才行。”应红萱道。

    穆川沉默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虽然从《精门武典》中再多抄两门,也无所谓,但他多少是有点不爽。

    “可以,但是你今天先把《残月阴缺功》交易给我。差的两门,我明天再给你送过来。”想了想,穆川还是同意了。

    希望那《残月阴缺功》不会令他失望!

    “好,我相信公子的人品。”应红萱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两人马上完成了秘籍的互换。

    穆川并没有离去。

    而是先盘膝端坐在地,仔细地记忆《残月阴缺功》。

    而应红萱也在那边,穆川抄出的《精门武典》的几门功法。

    “妙,实在是妙啊!那康前辈当真是一代奇人,创出的此功,着实不凡!”

    穆川在那里出声大赞着。

    揽月宗的武学,大多与月有关。

    康敬云却别出心裁,以残月为意象而创出了这门《残月阴缺功》。

    他认为,月亮总是不圆满的,就像是人的身体一样,总有缺陷和不足。

    比如他自己,就身怀一处隐秘的伤残。

    但是,任何存在,都有其道理。

    通过感知自己身体的状况,康敬云却发现,他这种伤残,对于武道修炼,却也有着独特的优势。

    比如,没有了身体的欲望。

    性的本能,乃是人出生自带之物,无论是何等样的人都无法避免。

    对于武人来说,一生要耗费在性事上的时间,累计起来往往是很长的。

    这便耽误了武道的修行。

    而他康敬云,就没有这个烦恼。

    另一点,是他自宫之后,阴气便开始兴盛。

    阳中有阴,阴中有阳,而阳身却以阴盛,这独特的生理状态,却蕴藏着无比的潜能,如果能以武学将其优势发挥出来,威力将极为的不凡。

    不过,世间这样的人本就很少,而这样的武学也更是凤毛麟角。

    但康敬云没有放弃。

    在灵魂伴侣周婉灵的帮助下,经过数十年如一日的刻苦钻研。

    他终以揽月宗的武学为主,取残月之意象,创出了这门能发挥他独特潜能的《残月阴缺功》。

    据说,其功成之日,就以这《残月阴缺功》一路挑战魔门高手,一时纵横无匹,几近无敌,直到一位魔门的宗主级高手见猎心喜,才让其惜败了一招。

    现在,穆川有幸能阅览到这门奇功,开心,实在是开心。

    “黑隙公子,你这么高兴,不会是想修炼这门《残月阴缺功》吧?”应红萱忍不住出言取笑。

    “哈哈,那当然,我辈武人,有幸遇此奇功,岂有不练的道理!”穆川依旧在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他笑完却没注意到,应红萱整个人都呆滞了。

    她捂住小嘴,眼睛瞪得铜铃般大,直愣愣地看着穆川,那眼神,就像是在看一个变态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