穆川还沉浸在自己的愉悦中不能自拔。

    作为武林中人,能得窥这《残月阴缺功》的秘典,实在是让他如闻韶乐。

    “红萱姑娘,那龚纬你没赶走吧?”穆川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“没,没有……”应红萱一脸恍惚地看着穆川,无意识地喃喃答着。

    她还被刚才听到的话震惊得如五雷轰顶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感谢你的照顾了,我现在就去找他,共同参悟这《残月阴缺功》。”

    穆川兴奋地出了门。

    “等等,等等!”

    应红萱刚想起来应该在这时刻去进行劝说,但是,穆川已经兴冲冲地关上了门,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完了,完了!一个好好的人,难道就要这样……”接下来的画面应红萱捂住脸,完全不敢去想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还是先偷听一下他们说什么。希望这事情还有挽回的机会,不然……!”

    应红萱木然地进入了暗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穆川这时候,却已经来到了龚纬的房间前。

    “给我,给我!”

    粗重的喘息声,正充斥在房间之中。

    床单之上,两具身体如肉虫一般交织着。

    一个是龚纬,另一个是当日那大胸女。

    不过,倒也没发生什么不堪入目的事情。

    因为两个人,目前还都穿着衣服。

    面对龚纬趴伏在她身体之上,像种猪一样地乱拱,大胸女却在挣扎,一边抗拒一边不情愿地说:“龚爷,你已经没有银子了!当家的没赶你走,已经是发了善心,你不要得寸进尺!”

    “婊子,臭婊子!你别忘了在前几天,你还跪在这里求我!你们无情无义,无情无义!”龚纬疯狂地叫喊着,伸手去扒大胸女的衣物。

    “龚爷,你也说了那是前几天!我们青楼,只接待有银子的顾客,你既然已经没有了银子,在这青楼,就连一条狗都比你强!”大胸女冷冷地讥讽道。

    “混蛋,混蛋,敢小瞧我龚纬,我要你后悔啊,我要你后悔!”龚纬狰狞地吼了一声,挥手间,一声“刺拉”,直接将那大胸女胸前的衣服给撕开了。

    “啊!”大胸女发出一声尖叫,伸手将胸前的挺拔捂住了。

    “装什么装!你们青楼的婊子,不就是出来卖的么,今天我非得干死你不可,让你装!”

    龚纬暴怒,直接将下身贴向了大胸女的臀后。

    “你混蛋!”

    大胸女甩手一个巴掌,给了龚纬一个响亮的耳光。

    “臭婊子,你找死!”

    这一巴掌,却更激起了龚纬的凶性。

    就在他准备做一些更加暴虐的事情时,“吱呀”一声,门开了。

    穆川缓缓地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两个人顿时一呆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龚纬羞惭得无地自容,浑身的气力好像都没了,软瘫在那里,而大胸女则趁机推开他,捂着胸跑了。

    穆川伸出手去,把门重新关好,然后一步一步地走到了床前。

    龚纬忽然嚎啕大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趴伏在床上,肩头耸动,哭得就像是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穆川沉默着叹息了一声,并没有说什么,只是静静地看着。

    “我恨,我好恨,我恨自己这一具肉体!”

    抽泣声中,龚纬发出诅咒一般怨恨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,明明受到了那样的屈辱,可我的身体还会产生反应!为什么,我明明不想再这样,可却一刻都摆脱不了这肉体的折磨啊!”

    “人世间,还有比这更痛苦的事情么?”

    “告诉我,我究竟怎样才能得到解脱!”

    “我的仇恨,我的不甘,还有我永远都无法洗脱的耻辱,可却因为有着这样一具肉体,得不到解脱,得不到解脱啊!”

    龚纬歇斯底里地哭着,用头使劲地撞着墙壁,仿佛这样能减轻他的痛苦。

    “恨!恨!!!好恨!!!”

    这凄厉的声音,撕心裂肺,带着无穷的痛苦、不甘和绝望。

    “我有一个办法,能让你得到解脱。”

    穆川忽然低沉地出声了。

    龚纬的哭声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“穆师兄,你,你有办法?”

    他颤抖着声音,看向穆川,眼中希望的目光,好像生怕穆川会说出让他失望的话。

    “没错,我有办法,只是这个办法,你要实行的话,付出的代价会很大。”

    穆川的目光中,显出沉重之色。

    “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,只要能让我得到解脱,我都愿意!”龚纬目光凝聚,无比坚定地道。

    “数百年前,曾有一林姓前辈,背负血海深仇,却甘愿忍受巨大的痛苦,修炼了一门不世的奇功,最终,尽斩仇敌,纵横于天地之间。”

    穆川将这个他听到的故事,又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难道,穆师兄你竟有那等不世奇功,可以让我报仇?”龚纬惊声呼道。

    “那林前辈修炼的奇功已经失传了,我并没有。”

    眼见龚纬露出失望之色,穆川很快又说道,“不过,我还有一门类似的,虽然不如那门奇功,但是论威力,也足以列入世间一流。”

    “一流!”龚纬神色大震。

    “还包含心法。”穆川又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这下子,龚纬整个人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像他这种没有背景的武生,就算进入了中舍,大多也只是修炼一门三流内功到死为止。

    只有少部分特别杰出的,才有希望通过武院的奖励或者教授的认可,修习到二流内功。

    而就算是上舍生,修炼二流上乘内功也就顶天了。

    只有家世和资质,都达到超卓的龙凤之才,才有可能进入内院,一窥一流内功的奥秘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这穆师兄,竟然说他也有一门这等层次的内功,交给他修炼?

    那可是真正的世家大阀子嗣才能享受的待遇啊!

    所以龚纬第一个反应是不信。

    “穆……穆师兄,这个功法,我能修炼得成么?我听说,越是高阶的武功,修炼难度也越大。”

    “这门功法,对于资质要求,倒是不高,只是……”穆川有些难以启齿。

    “只是什么?穆师兄请直说无妨。”龚纬着急了。

    穆川叹息一声,将手中秘籍的封面翻开,然后竖正放在了胸前。

    “人道不满,月有阴缺。欲练此功,必先自宫。”

    念着这序言上的内容,龚纬整个脑袋,好像轰的一声炸开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哈哈哈,人道不满,月有阴缺!是啊,是啊!受了那等屈辱,现在又陷于欲海不得自拔,我龚纬的一生早已经毁了!我现在就是一个废物!如果修炼此功,能让我解脱,能让我报仇,就算自宫,又能如何!”

    龚纬状若疯癫,伸手就去抢穆川手中的秘籍。

    穆川却伸出一只手挡住了。

    “等等,龚师弟,你若想修炼此功,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什么条件,我都答应!”龚纬急不可耐。

    “这门功法,我得来的代价不菲,我希望你以后,能够听我的号令行事。当然,你的大仇,我也会进行襄助。”

    穆川沉声说着。

    虽然这么做有些挟恩以报的嫌疑,但这门《残月阴缺功》毕竟非同小可,尤其来历是一个大问题,他不想因为失去控制,而造成难以想象的后果。

    龚纬爬下床,“噗通”一声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穆师兄,只要能报得大仇,以我这身残躯,天下间也再无别处可去。你若愿收留我,我便以这一身残躯,尽余生供你驱策,报你大恩!”

    龚纬无比虔诚地磕了一个响头,才直起身躯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这门《残月阴缺功》我就交于你。”

    穆川将秘籍递了过去。龚纬狂喜地接住。

    “只是,自宫一事,毕竟非同小可,我希望你考虑清楚,不要后悔。”

    穆川将一把匕首丢在了龚纬的跟前,然后转过身,背对着他向门外走去,“你要知道,一旦走上了这条路,就再也不能回头了。我不希望你将来因为此事怨恨我,所以,但凡你有任何一点犹豫,我也请你不要动手。若你不愿意的话,这门功法我会收回,你可以当此事从来没有发生过。我现在这便离开,你自己慢慢考虑。”

    说着,穆川便离开房间,反手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龚纬一动不动地跪着。

    那把穆川丢下的匕首,掉落在地板上,发出“叮当”的一声响,颤动得他眼睛都迷糊了。

    匕首很锋利,在蜡烛的光下,那颤抖的重重叠影,仿佛倒映出另一个世界。

    他知道,一旦拿起这把匕首,他就再也无法回头了。

    从此以后,那残缺的印记将伴随他一身,永远无法消除。

    甚至在世人的眼中,他将不再是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可我现在,就算是一个男人吗?”

    龚纬惨笑。

    他又想起了那一天受到的非人折辱。

    想起了他对于自己肉体的憎恨。

    想起了那妓女对他“不如一只狗”的谩骂。

    想起了茫茫人世间,他竟已生无可恋!

    “我只是一个废物,但是我还可以站起来,就算身体上残缺了,我依然可以像男人一样的站起来!”

    “如果自宫,能让我轰轰烈烈地活上一场,能让我像林前辈那样,手刃仇敌,笑傲于天地间,我又有什么可犹豫的!世人的嘲笑与非议,难道能抵得过天地间,善恶的报应与循环!就以我这一身残躯,来见证这一切吧!”

    龚纬流着眼泪,拿起匕首,在解下裤带后,像告别过去一样,颤抖着挥了过去。

    鲜血飞溅。

    天竟已浮现了鱼肚白。

    辰星的光芒透过窗户,却正照见了这悲伤的一幕。

    那挥洒的鲜血,就像是在控诉人世间的不公。

    那哀嚎痛苦,却又挂着新生一般笑容的身影,仿佛是在嘲笑,命运的作弄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(PS:本来我是码够一章就上传,但这章就不分开了,让大家看得痛快一些。

    现在这个订阅也太惨了,真心没动力。喜欢本书的朋友,希望你们能订阅支持一下,这样文桀才能有精神,给大家带来更好的作品,谢谢!)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