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丨都府的捕快陷入了一片焦头烂额之中。(书^屋*小}说+网)

    牧宅失窃案。

    这个案子,一日之间就闹得挺大。

    据说那牧金发现自己的密室失窃后,当即一口老血吐了出来,差点昏阙。

    当最后顺着地道抵达那处民居,却发现自己所有的财产只剩下那么几个小箱的时候,他又是一口老血吐了出来……

    随后,捕快们赶来了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捕快们还是有精明之人的,但也正因为精明,这个案子让他们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他们顺着财物没被全部带走这条线,推测出嫌犯应该使用了运载工具,而这个运载工具的空间比较有限,才导致了嫌犯最终有几箱财物没能带走。

    按着这个线索,最终,捕快们把目标锁定在了曾经在那晚行驶过附近的几辆马车上。

    但线索到这里就断了。

    废话,那些马车的所有者,可都是官员。你牧金再有钱,你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商人,一个没有官位的平民,捕快们又不傻,那犯得着为了他而去冒着得罪官员们的风险。

    但是,捕快们又不能表现得太过无能,那样不好。

    而这个作案的手段又明显的符合一个人的风格。

    最终,捕快们将此案了结了。

    凶手,便是这两年活跃在剑南各地,擅长偷鸡摸狗的丐帮大盗,“地鼠”。

    一个贼眉鼠眼,背着一个大行囊,正走在小城的街道上探头探脑的猥琐男子,还不知道他的背上又多了一口黑锅。

    成丨都府的富商们却泛起了一万个警惕。

    连夜加强了防备,生怕被地鼠找上门。

    而始作俑者的穆川却不知道这些,他刚刚去找了万流云。

    收了银子,万流云表示会帮他去打点,耐心等待几天就会有结果。

    只是,在交谈的过程中,万流云也用怀疑的目光打量了穆川。

    只因为,穆川前几天刚说要筹钱,就遇到牧宅失窃的事情,这自然会使他产生联想。

    不过穆川也很坦然地表示,这是他刚刚向李笑借的。

    万流云也只好先放下了怀疑。

    毕竟那李笑的父亲也是商人,虽然不是牧金这等大商,但也有一些名气,拿出几千两还是没有压力的。

    至于万流云会不会向李笑求证,那不用想也知道肯定不可能。

    这两人一见面,不打起来就算不错了。

    趁着等待消息的时间,穆川去照看了一下龚纬。

    “小纬,我去医馆开了个方子,给你抓了些药,你等下,我这就给你去熬。”穆川说着。

    这里已经不是秀枝坊了。

    而是秀枝坊附近的一处民居。

    穆川将其租住下来,秘密提供给龚纬居住。

    他也想过,要不要让龚纬住到兔生和三儿那里,也方便照顾,但是想了想,还是放弃了。

    龚纬的存在,需要保密。

    他将来注定要向熊家复仇,那么,最好还是不要和别人发生接触,以免连累到他们。

    现在唯一知道此事的,只有应红萱。

    她虽是魔门妖女,但双方毕竟是同一战线,而且应红萱还有求于他,所以穆川倒也不担心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龚纬半躺在床上,形容憔悴,苍白的脸没有一丝血色,感谢地说了一句后,见穆川去忙活,他便捧着手中的秘籍继续观看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后,穆川把煎好的药端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来,把这药喝下吧。”

    龚纬接过药汤,咕噜咕噜地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穆川看着他,问道:“现在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身体还有痛楚。”

    龚纬低声地说道,“可整个心却陷入了一片空灵,那是我从来没有过的感受。好像摆脱了尘世间的烦忧,来到了一个空明澄澈,纯净无暇的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空灵?”

    “是。以前的我,总是很浮躁,做事稳不住,来武院的这段时间,并未怎么好好修行。可现在,我的心却静下来了,捧着这《残月阴缺功》,我内心便专注于此,再无旁骛,论起参悟的效率,比之以前,何止高上数倍。”龚纬静静地说着。

    他确实整个人都不同了。

    比起在青楼之时,那一颗狂躁的灵魂,现在的龚纬,却如同一个堪破了世事的贤者。

    “哦?这《残月阴缺功》你参悟到何种程度了?”对于龚纬的变化,穆川也很惊异。

    “大概有点入门了,以前修炼的心法我已经散去,等这身伤势养好,我便会开始正式修炼《残月阴缺功》。”龚纬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刚一日的时间,你竟然已经有点入门了!”穆川有些惊愕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龚纬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可以啊,这《残月阴缺功》我也在参悟,不过我还没入门,没想到你倒是先行了一步。咱们两个,可以互相交流交流。”穆川竖起拇指,称赞道。

    “嗯?大哥你也在参悟?难道你……”龚纬顿时一怔。

    “武学之道,本就共通,对于《残月阴缺功》的奥秘,我也很感兴趣,希望能将其琢磨透。不过,我自身已经有不输于《残月阴缺功》的心法,所以,我并不准备改修,而是把主要的精力放在研究它内含的《残月步》和《阴缺爪》上。”穆川说着。

    《残月阴缺功》主要包含三个部分,除了作为核心的心法,还有一门身法《残月步》,以及一门爪法《阴缺爪》,一诡谲,一阴厉。

    “可是大哥,不管是《残月步》,还是《阴缺爪》,如果没有残月真气作为支撑,都发挥不出威力啊?”龚纬很是疑惑。

    其实很多高阶的功法都是这样。

    往往心法和武功是配套的。

    两相结合,才能发挥出最大威力。

    单修其一的话,有些鸡肋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对威力不在意,主要是想吃透这两门武功的武理。对于将来我自创武功,会有所帮助。”穆川笑了笑,不过眼神却在闪烁。

    他这里没说实话。

    为什么他执意要换《残月阴缺功》,哪怕付出了七门武功也甘之如饴?

    因为,除了给龚纬修炼,他自己其实也非常的心动。

    《残月阴缺功》,着实不凡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