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当年贝大侠的易容之术,并没有全部流传下来。我家祖上,只学得了关于变脸的这一部分。而想变脸真人,最关键的,还是需要非常精巧的人皮面具制作技术,而这一点,我家祖上一窍不通,所以干脆将变脸的手艺,应用到戏台上,也算是一个谋生的手段。”李松接着说道。

    穆湄却听得眼睛都放光了。

    李松不会,她会啊!

    “等于说,如果会制作人皮面具,再会变脸,就可以重现,当年贝大侠的奇人风采?”

    “不是,光会制作人皮面具还不行,必须得是薄如蝉翼的高级人皮面具。不然的话,也照样变不了。”李松摇头否决了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。”穆湄心中又在动念了。

    说实话,薄如蝉翼的那种人皮面具价值很高,制作也非常的不容易,她自己的技术还远远达不到。

    不过呢,她自己做不出来,不代表别人不行。

    珠瑾,可是专门的易容大师啊。

    而且珠瑾也和虎头一起,加入了水月阁,想让她帮忙制作人皮面具,再简单不过。

    等于说,现在只要能学会……

    “梅公子,虽然感激你的救命之恩,但我家这门变脸术,毕竟是祖传绝学,我顶多将她传给竹芸,不能透露给你们,抱歉了。”李松也看出了穆湄眼中的渴望之色,但他犹豫了一下,还是坚定地否决了。

    穆湄果然露出失望之色,轻叹一声,陷入了沉默之中。

    这时,穆川在旁边开口了,他好奇道:

    “对了,李师傅,我一直对你能够口吐火焰很感兴趣,你能给我说说,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么?”

    李松沉吟一声,这次终于没有再推脱,他从袖子间取下了一个小葫芦,将其塞子拨开,说道:“其实,秘密就在于此。”

    他这个小葫芦打开后,顿时从里面,传出一股子猪油味。

    “因为,自小练习变脸,我这手上的功夫,非常得快,所以,每次在吐火伤人之前,我都会提前借着手背的遮挡,以极快的速度灌入一口猪油。”

    李松又把小葫芦夹在手心间,再把手心手背调转了一下,完全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那光有油也不行啊,火呢?”穆川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火的话,却是因为我家的家传气功。我家传的气功,叫作《戏火功》,如果能达到二流的境界,甚至都不用含什么油,直接就可以借真气之力,将火焰喷出。可惜的是,这门功法修炼很难,我至今也没能入门,只能靠这几十年练就的一口内息,勉强喷出一口火,却再无第二发之力。”

    言下,李松不无遗憾之色。

    “爹,原来吐火这么简单,这么说,我也可以试试了?”李竹芸立刻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“说得简单,实际可就难做了!”李松摇了摇头道,“以外家的修为,想喷出火,没有个很多年的苦练根本不可能,相反,你若是能步入内家,甚至都不用刻意练习,很快就能使出来。我之所以没有告诉你吐火的法子,就是不希望因为这个耽误了你的修行,毕竟,你的天分比爹我高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啊。”李竹芸顽皮地吐了吐舌头。

    这时候,穆川干咳一声,给了妹妹一个眼色。

    “李师傅,竹芸妹妹,我听说一个消息,据说官府内还有人准备打你们的主意。”

    穆湄煞有其事地说着。

    为了加强劝说的效果,她这里进行了夸大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李松立刻变了颜色。

    牢狱之灾,他这一生,已经吃过两次,对于那些官员和狱卒的狠毒,早有体会。

    他是真的不想再进去第三次。

    “爹,要不我们走吧,上次你展露了《戏火功》,这成丨都府内,肯定还有一些人怀着觊觎之心!不管如何,我们还是先离开此地比较安全。”李竹芸着急地说道。

    穆川和穆湄心下窃喜。

    没想到他俩还没提,李竹芸已经先说了出来,由她说,效果肯定比他们两个来说好上数倍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李松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在成丨都府这么多年,他早已经习惯了这里的一草一木,并不愿意背井离乡。

    “李师傅,先走吧,等避过了这次的风头,以后有机会,还可以再回来。”穆川也劝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要是离开的话,我们去哪?”李松迟疑道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,不如去大理。”穆湄分析道,“大理离这里比较近,而且,朝廷的势力也延伸不到那里,方便隐藏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如果隐藏身份的话,难道我就不能演戏了?”李松的脸上浮现出明显的抗拒。

    “李师傅,要不你们去太和城如何,太和是大理国都,无论治安还是繁荣程度,都不比这成丨都府差多少,你在那里可以不用隐藏身份,甚至表演你的变脸绝活也毫无问题,反正大理又不是大炎,不许演这个,不许演那个的,惹人烦躁。”穆川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变脸?”

    李松的态度,立刻发生了大逆转。

    他心动了。

    穆川这话,是彻底说到他的心坎上。

    作为曾经的“变脸王”,李松最大的心愿,肯定还是表演变脸。

    “行,那我就先去大理避难。”李松不再犹豫,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怕迟则生变。李师傅,竹芸妹妹,你们准备准备,明天咱们就出发吧。”穆湄道。

    “咱们?梅公子你也跟我们一起走?”李竹芸有些意外地看向穆湄。

    “李师傅受了伤,你又是一个弱女子,我怕沿路有人会对你们不利,所以我就护送你们去。”穆湄解释着。

    这是他们兄妹昨天商议的结果。

    穆川这边,马上就开学了,所以穆湄就打算,反正马上要离开,不如和李松父女一起走,也能照应照应他们。

    商议好具体的行程,在李松父女感激的眼神中,穆川和穆湄先离开了。

    趁着这最后一天的时间,兄妹俩又在成丨都府中,大吃特吃,大玩特玩了一番,才依依不舍地返回客栈。

    穆湄的眼眸显得有些黯淡。

    欢乐的时光,总是这么短暂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