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天起来的时候,穆湄揉着惺忪的睡眼,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。

    唉声叹气之中,她还没穿好衣服,而那边,兄长已经在门口催了。

    “湄儿,你好了没有,今天还要赶路,就尽早准备好出发吧,别让李师傅他们久等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穆湄懒懒地答了一声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她才洗漱完毕,提着一个大包裹,来到了哥哥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好了?那咱们就出发吧,我送送你们。”穆川看着妹妹,微微一笑,将她手里的大包裹提在了自己手中。

    “哥……”

    穆湄突然轻轻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没事。”穆湄低下头,又把将出的话收回了喉中。

    看着妹妹泛出水光的涟漪眼眸,和她那低落的神情,穆川心中一堵,突然伸出手,将妹妹一把抱入了怀中。

    “哥……”

    穆湄伏在哥哥怀中,很享受地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那是她在这半年的奔波中,时刻都想体会到的温暖感觉。

    鲜血太冰冷,孤独太萧索,可是,作为浩劫后的武林人,作为黑暗中的刺客。

    却恰恰。

    总要与这两样东西为伍。

    对于她这样还处于花季的少女而言,不论是鲜血,还是孤独,都显得太过沉重了。

    所以,这次她来到成丨都府,虽明知哥哥很忙,却还是缠着他天天陪自己玩。

    只因这样的一段时光,她早已在许多个梦境中,憧憬过。

    “等我把武院中,该做的事情都做完,回到大理之后,一定会好好陪你。其实,哥哥又何尝想和你分离,可是这世道,不允许啊!”

    穆川怅惘地长叹了一声,“朝廷的势力愈发强大,覆灭我们这些最后武林人的步伐也在日益紧逼。我们只有在最后的灾难到达之前,拥有足够的实力,才有可能活下来。在这样的环境下,即便是一刻的安定,都显得太奢侈了。”

    “哥,我知道的。等我回去之后,就先什么都不做,一定把《彩云仙游诀》修炼成功再出山,有了这门功法,我们的实力一定会大大增强。我相信,只要我们好好努力下去,总有一天,我们可以成长到不惧朝廷的威胁。”穆湄坚定地说着。

    穆川闭上眼睛,手臂上的力道却抱得更紧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城郊,在晨光的沐浴中,穆川挥着手,和一辆绝尘而去的马车告别了。

    车厢内,除了两道感激的眼神,还有一道,充满了依依不舍。

    直到马车已经远去了很久,连扬起的尘土都已落定,可穆川还是没有动。

    只静静地看着那空荡荡的,掩映在稀薄晨雾中的,群山的轮廓。

    眼神中,浮现出沉重和茫然之色。

    薄雾遮蔽的群山,他是看不清的。

    未来不也正是如此么,永远被茫茫不可测的命运笼罩,没有人能够看得清它。

    尤其对于他们这些浩劫之后,残存的最后一批武林人来说,甚至很可能,根本就没有未来。

    拖着沉重的步伐,穆川走上了返回成丨都府的路途。

    他晃晃脑袋,让自己不再乱想。

    还有三天的时间,武院就要开学了。

    他需要好好思考一下接下来要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再待两天,就返回武院吧。虽然早回也可以,但龚纬那边,我还是放心不下。”

    想好行程后,穆川就先去了龚纬那里,一边照顾他,一边和他探讨《残月阴缺功》的修炼。

    顺便,他还抽时间,去看了一下小灰五人。

    《发奋图强功》,他们五个练得很勤奋。

    不过穆川这段时间,武学见识大大增加,对于教给他们五个的简化《发奋图强功》也有了一些改进。

    将新的修炼之法,教给他们,又进行督促和勉励了一番,穆川才离去。

    接下来,他又去拜访万流云。

    能救出李松,还多赖了万流云之力。

    “万师兄,上次能救出李师傅,多谢你了,我这次是特意来跟你好好道谢的。”穆川拱手道。

    “都是辰院同窗,客气什么。”万流云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穆川打量了一下万流云,发现他神色中,颇有愁容,不由问道:“万师兄,你的气色不太佳啊,请问是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还能是什么事!”万流云咬牙痛骂,“雪君家的财产不知被哪个恶贼盗了个几近干净。牧伯父气急攻心,生了重疾,雪君也忙得团团转,整个牧家乱成一团。而我呢,这几天自然是要去帮忙,都好几天没合眼了,这不,准备回家眯一会儿再去,没想到你正好来了。”

    穆川心中一动,却说道:“万师兄,作下那个案子的,不是地鼠么?城中都传遍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捕快找的替罪羊,愚弄百姓而已,什么地鼠,纯属笑话!他一个人,难不成还能把二十多口箱子全背走?”万流云却发出不屑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那万师兄,既然不是地鼠,那你认为……”

    “穆师弟,来,进屋说。”

    万流云显出谨慎之色,左右看了一眼,将穆川拉进屋里,方才压低声音继续说,“有些事情其实很好猜到,有能力在捕快的巡逻中,一个晚上就运走大批财物的,不用想,肯定是城中有头有脸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难不成,万流兄你认为……”穆川露出惊讶之色,伸手向上捅了捅。

    “其实这个事情,也在意料之中。”万流云点了点头,叹息道,“牧伯父的财富,惹人眼红了。官场上的事情你不懂,就像那李师傅遭遇牢狱之灾一样,有时候,仅仅只是眼红二字,就能生出无数是非,想当年,我祖父也是因为惹人眼红,被小人上了谗言,才被摘去了乌纱帽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万流云的神色显得很沉痛。

    “万师兄,我相信你以后一定可以重振万家的。”

    穆川安慰着。

    他心里,却是放下了一颗大石。

    他这次来见万流云,还有一个重要的目地,就是打探案情的进展,看看会不会牵连到他。

    目前看来,倒是他多虑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,穆师弟。明天,上舍的刘师兄,会在城中举办一个宴会,也邀请了我去,你要不要一起跟我去看看?”这时,万流云忽然说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